🔥六和采133-腾讯网

2019-09-22 18:38:17

发布时间-|:2019-09-22 18:38:17

失望瞬间布满了我的脸庞,时隔十二年我才鼓起勇气重来,现在不幸折戟。到底有多冷看看帐内西西鞋带就知道了。这时没人敢再出去帐篷外面,出去两分种基本不会走路的那种,大家衣服都是湿的,只有拿备用衣服换上,由于衣服都有用垃圾袋包着,所以没有湿,但睡袋没有另外包,长期在这种风雨的吹打下,背包防水功能也不起作用,有很大部分都湿掉了,没法盖,更可恶的是半夜时帐篷给吹断了支架断了一支,没办法只,整个帐篷塌了下来,开始5个人在里面还可以撑一下,但时间长了没办法,最后决定重新在支另一个帐篷,旁边不远有块相对平缓的空地,虽然地面有很多石块,但总比现在塌掉的地方好,大家在老杨的指导下合心合力重新支起了一个帐篷(这次我们带了三个双人帐,都是双层防雨的)就这样,5个人缩在一个帐篷里保持体温,狂风发出呼呼的声音撕打着帐篷。今夜星空灿烂,今夜我心潮澎湃。感谢那些一路照亮我的小伙伴,那些彼此珍惜的温暖、相互坦荡的快意如果,我是亮光,那么,黑夜里仍将看到,不碍前行。船底顶归来已经有3个月了,但作业一直没写,总觉得缺点什么,所以今天补上。按照预定的计划,我们一点半起床,两点半队伍出发,黑暗的夜里,除了风,还有天上的星空。就这样大家聊着说着帐篷里时而漂出陈陈笑声,而大山是我们唯一的听众。(小洋在跳舞吗?哈哈)从瑶族村开始一直都是比较平缓的山路,路况相对比较好走,经过两个小时路程来到了上斜村,过了上斜村左拐下到河谷处用中午餐,老杨在深圳带了只炖鸡过来,此时成了大家最抢手的食物,此时此刻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跟老杨走大鹿港时两人在小沙难吃炖鸡的感觉。这次来哈巴,我们的盼望、梦想,就是促动我们前行的亮光。

“那天花园客栈”里,波姐亲自下厨,我们从七点半一直喝到凌晨......2以下为部分片段:1)波姐摇摇晃晃的拿着酒盅走过来说,没有酒了,舀不出来了,请小虎教练帮忙,小虎教练展现出他和泡酒的缘分,硬是在缸底里继续舀出至少两斤。鱼儿说,明晚没得喝了,她竟然还约了明晚的酒伴。1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晚上八点,云南迪庆州哈巴雪山大本营,海拔四千零八十米,我躺下床后,迅速进入了睡着了。过了水库大概200米后往右边岔口直接进入小盘山路,也就是峡洞方向,上山大概几十米后发现又有岔口,在盘山小路的右边有个岔口直接向山,比较陡,但看样子是比较成熟的路线,这是一条捷径,上升几十米后发现又跟原来的小盘山路会合,我们继续走捷径小路直冲山顶。

就这样大家聊着说着帐篷里时而漂出陈陈笑声,而大山是我们唯一的听众。

这是当时唯一一张半夜帐外照片,些时枯草开始结起厚厚的冰。第二天早晨起来,雨基本停了,风也没那么大了,大家都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四周围的山头都是白色一片,昨天的枯草都变成了银白色冰棍,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犹如所有山头都给披上了银衣,一夜没睡,虽然很困,但看到此景大家一下子都兴奋了起来,非常美丽。不仅仅是因为天气,还有其他山友出事了,这就是下撤的命令。中午顺利下撤到大本营,傍晚七点左右,全体下撤到哈巴村,第二天返回丽江,登山计划结束。我完全清楚上述免责条款内容和后果,并已通知家人和征得家人同意之后,签署上述免责声明。

中午顺利下撤到大本营,傍晚七点左右,全体下撤到哈巴村,第二天返回丽江,登山计划结束。

那是13年元旦,之前一直听说船底顶的风采,所以我们提前一个月做准备。

此刻,我已经找不到协助我们教练队伍的向导---丁丁,他下去参与救援了,登山总指挥扎西在电话里不停的重复:下撤、下撤、必须下撤!向导们带着登山的伙伴们一个个下撤,我明白,今天无法登顶了。

而所有走过的--不管是白天还是暗夜里走过的路,都因我们为梦而付出,于己无悔。

风没有减弱的迹象,似乎还在一阵阵加强,我们17人的小队伍依序前进,按照之前三位教练的分工,小虎走在前面,闲人中间观察,我负责收尾。

些次路线和攻略主要由小洋和老杨负责,每次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时,这项工作也是很头疼的事。

感谢那些一路照亮我的小伙伴,那些彼此珍惜的温暖、相互坦荡的快意如果,我是亮光,那么,黑夜里仍将看到,不碍前行。

到底有多冷看看帐内西西鞋带就知道了。

我们继续往上,四千七百米的时候,休息间隙里,我穿上了冰爪,加上羽绒服。第二天早晨起来,雨基本停了,风也没那么大了,大家都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四周围的山头都是白色一片,昨天的枯草都变成了银白色冰棍,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犹如所有山头都给披上了银衣,一夜没睡,虽然很困,但看到此景大家一下子都兴奋了起来,非常美丽。

就这样大家聊着说着帐篷里时而漂出陈陈笑声,而大山是我们唯一的听众。上升大概500米后山路开始变得平缓,一路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小雨绵绵,雾里穿梭,因为雾太大,参照物不清楚,还好一路上有不少红绳标记,记得之前攻略上有一处补水在上斜,但我估计我们已经错过了补水点,而是一直走到了高幛顶,出现一个很高的陡坡在眼前,那时已经有5点多,天开始慢慢暗下来了,加上有雾,同时更麻烦的是刮着大风夹着小雨,此时大家都有些着急,身上基本全湿,而且那地方没有一小块平地可扎营,此时老杨和小洋走在前面十来几开外,但雾太大很难看得清,而西西和杨杨开始出现体力不支情况,可能跟当时紧张心里有关,风太大,又冷,加上天开始黑,更麻烦的是不确定我们所在的位置。

之后又有七娘山探路被迫露营,也许会有很多朋友觉得准备不足,意识薄弱引起的,但突发情况总会是有的,这种情况总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左右,此次船底之行也不例外。

以及我们爬山的队员头盔上的头灯,蜿蜒在上山的路上。

在紧急关头老杨总会起到关健作来,总会给大家带来希望和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