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特-腾讯网

2019-10-16 02:45:18

发布时间-|:2019-10-16 02:45:18

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两个问题:环境和营养。我疯了一样跑到他的病房,他痛苦地“啊,啊”叫着,眼睛一直看着我,眼神里好像在说“救我,救我......”后来经检查: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量少)。那会感觉整个病房都是欢声笑语的,患者对我们充满了信任与肯定,那感觉真好。他更瘦了,一眼就认出了我,他面部烫伤的创面我还依稀记得,他躺在抢救室的床上,儿子在一旁也认出了我。护士看了看我没说什么,去测量患者的生命体征了。我爸是聋哑人,我没见过我妈,是我爸把我一手拉扯大的。患者入院后一个月:他自己可以扶着墙慢慢地走了,我们看到了希望,我觉得只是时间问题,他的命保住了。于是每次我吃饭前都拨出一些菜和肉给他,我记得我那会还给他买过牛奶喝,买水果吃,偷护士的零食给他吃。“这个病人是你熟人?”护士看着我,接着问:“为什么给他一个空病房而且不能收别的患者?”“患者我不认识,他是烧伤的很严重,需要单独隔离,我怕交叉感染。我很感谢家属的理解,其实患者的这个病和烧伤的治疗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患者病发在医院,许多家属肯定会产生质疑,但是他的儿子并没有,因为这段时间他看到了我们所做的一切。

很快她回来了,一脸的愤怒,拽着我去了护士的治疗室:“你疯了吧,这种病人你也敢收,我一进门就差点被臭得熏出来,这患者烧伤得太重了,我上班20多年咱们从没有收过这么重的烧伤病人,你显什么能?”她还在抱怨着,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怕我担责任。“您讲。“怎么来了,多在家休息几天啊。“大面积的烧伤,我们治不起了,想回咱们医院住院,我没太大的要求,治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

后来我让护士叫来了主任,我们俩一起操作。

我出去买了个苍蝇拍和许多苍蝇贴,每天我又多了一件事——打苍蝇。”主任看着我,犹豫了很久,“收吧,这个病人能不能活全看你了。而且逐渐开始患者身上的绷带包裹也在减少.患者终于不像一个木乃伊了。”“真以为你不在我们就不管吗?别说,你这20多天的换药还真有效果,现在创面比他来的时候强多了,下次再换药的时候你要注意......”师兄边操作边提醒着我。就这样我坚持了3个礼拜,每天换药,每天打苍蝇,每天给他好吃的......患者入院的第21天患者病情稳定,创面渗出逐渐减少,病房的恶臭一点点散去,苍蝇也似乎被我打绝了。

”那时候的我真的就是这么回答的。

那时候的我就是个愣头青,真应了那句话——刚参加工作,没吃过亏,胆大。

我回家足足躺了2天,没有任何的牵挂,没有任何的打扰,踏踏实实地回想着这三个月发生的事情......今天,我再次看到了他,十年前的那个老汉。

我爸是聋哑人,我没见过我妈,是我爸把我一手拉扯大的。

那个时候我恨啊,为什么老天对他如此不公平?真是雪上加霜啊。

“怎么又回来了啊?”我假装问他。

“我才工作,您怎么不去找那些高年资的医生啊。

回到医办室,师兄们调侃着我,话里话外讽刺着我,都在准备看我的笑话,而且表明自己的病人自己去换药。

再次看到了那个家属的时候,他蹲在地上不停地在手机里翻找着什么。“怎么又回来了啊?”我假装问他。

患者的头上感染最严重,每天我需要揭开脓痂把脓液引出来,每天我都盼着渗出能少一点。“哦,过来看看。

然后我去住院处给病人添了1000块钱的住院费,那天我背着羊回家了......我记得回家后根本睡不着,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个病人,那会的我甚至怀疑自己得了强迫症。

我在努力着,老汉和他的儿子也在坚强地挣扎着。

护士告诉我,在换药室别的医生在给他换药。